首页 - 经济 -  社会 - 文化 -  历史 -  政治 -  思想 -  读书 -  全球 -  译品 -  中道聚焦 -  中道参考
荐书:政府高层带起的经典阅读热

托克维尔在中国早就拥有广泛读者,但一般为人众知的是《论美国的民主》。据公开报道,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主持听取专家学者对反腐败工作的意见和建议的座谈会时,向与会专家推荐了法国历史学家、思想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这本书也因此备受关注。

 

在傅士卓看来,可能是出自王岐山的此番评论触及中国社会普遍的不满情绪与不知道如何摆脱这一情绪的不安。作者援引了一位中国博客作者的声音:尽管人们的生活水平较30年前有了很大的提升,但人们对于社会的不满却与日俱增。“托克维尔悖论”当中的一个即是:革命并不经常发生在人们处境最坏的时刻,反而更可能爆发于经济条件改善以后,尤其是当改革带来物质条件的完善之时。

 

阅读详细:中国政治改革和托克维尔悖论

出家、思凡、大还俗——朱学勤谈《旧制度与大革命》
托克维尔这本书出版于1856年,说的是1789年到1793年的法国大革命,怎么会引起万里之外、一百五十年后我们中国人关注?现在海内外在流传某某某在读这本书,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本书说了些什么? [详细]
刘军宁:当民主妨碍自由的时候
多数的暴政自由的国家未必尽是民主的国家,而民主的制度也未必不会妨碍自由。历史上有许多自由的国家,但其公民对政治的参与却受到严重的限制。自由与民主,尽管是同为世人所追求的两个目标,但却有着各自的内在逻辑 [详细]
回眸:托克维尔和他笔下的那个时代

托克维尔出生在法国诺曼底的一个贵族世家。诺曼底就是二次世界大战美军登陆的著名的,和英吉利隔海相望的地方。他母亲的祖父叫做马勒·施尔博,是法国路易十五时代的一个政坛名流,而且是对托克维尔小时候受教育影响最大的。

 

马勒·施尔博有句名言,说“我在国王的面前为人民辩护,我在人民的面前为国王辩护”。在所有家族的亲友里面,就是这位马勒·施尔博(托克维尔的曾外祖父),对托克维尔思想影响最大的。

 

托克维尔生前没有发表的手稿中有句话说,民主就是政治权利的平等,法律面前的平等,社会力量为穷人提供能够使他们处于上升状态的政治制度,个人最大程度的独立,个人应该拥有一切自由,则一切责任和便利。民主就是与平等相结合的自由……【王焱:托克维尔的政治思想

屋顶上的骑兵:法国大革命前夜的贵族
托克维尔并不认为大革命是在大众暴力推动下横空出世的。他通过查阅大量大革命之前的公共文告和三个等级起草的陈情书———这些旧时代的政治遗嘱,像一个细心而敏感的探长一样,不放过任何细微的线索,从一些历史的蛛丝马迹中寻找出了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的联系。 [详细]
法国大革命前夕社会状况分析
大革命前几十年的繁荣刺激了人们的欲望,旧制度无法满足持续上升的需求,人们就产生相对剥夺感而趋向变革。社会结构分为中央集权政治结构和分裂的阶层关系,导致整个国家缺乏中间地带的缓冲和各阶层的整合…… [详细]
解读:《旧制度与大革命》的现实意义

      就中国当下的形势和问题而言,《旧制度和大革命》主要能为我们提供这样几点启示:

 

  第一,旧制度最大的弊端是统治者的腐败,只是在旧制度末期的时代条件下,这种腐败没有带来经济的凋敝,相反却促成了前所未有的物质繁荣(因为技术的发展带来了专门从事生产活动的被统治者即第三等级创造财富的效能的增长),然而也正是这种繁荣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腐败的旧制度下的经济繁荣就这样成了大革命的催生婆。

 

  第二,旧制度统治者的腐败,主要表现为贵族阶级的没落——这个中世纪以来的社会统治阶级,此时已随着王朝集权(绝对王权)的发展失去了它过去的社会管理职能,脱离了人民,却仍保持着种种令人憎恶的特权(主要是免税特权)和占据着高官显爵的尊崇地位,而且还越来越顽固地维护之,从而加剧了社会不平等这个旧制度的顽症……【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高毅解读《旧制度与大革命》

思想家托克维尔对于中国的意义
逝去人的思想,总影响活着的人。150多年前去世的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影响中国人的头脑也已经有20多年了。由于中国高层领导人的推介,他的影响范围更大了,以至于我这个读书人也要说一说他对中国的意义。 [详细]
新政与辛亥革命——改革是否必然引发革命?
自打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问世以来,旧制度在变革中更易引发革命,在近年的学界,成了一种流行论点。然而,新政真的造成了清朝统治的危机,造成了革命的形势吗 [详细]
笔记:对革命与传统的反思

现代性危机是马克思、恩格斯和托克维尔那代思想家面对的共同问题。托克维尔政治社会学思想的独特性在于:他不是从现代社会本身寻求对现代性危机的症结所在,而是将这一危机的原因、结果以及解救之道放入了几个世纪以来法国乃至欧洲的"旧制度"传统之中。通过对法国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间潜在关联的深入剖析,托克维尔向我们表明,现代性危机的根源在于公民政治空间的萎缩和政治日常实践的缺失。

 

无论我们从托克维尔和马克思、恩格斯那里发现的不同是什么,我们无疑都从他们作品中看到了历史意义的相通之处。历史并没有成为“历史”,依然是“现代”问题。因为正如一位思想家说的,现代,是所有时代的同时代。如同托克维尔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同时代人一样,他(他们)也是我们的同时代人。因而,如同托克维尔和马克思始终通过阅读历史来试图理解和解决当代问题一样,我们同样可以始终怀着对自己国度的关切和对自己人生体验的反思,来阅读历史,阅读托克维尔的这本阅读历史的典范。【凌斌:现代性危机与政治实践:托克维尔的历史救赎

另一种阶级叙事
《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谓命途多舛。简单说就是“引用的人多, 读它的人少; 涉猎的人多, 读懂的人少”。原因在于读者常将目光过久地投在其作品的几个概念上———平等、民主等, 而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离托克维尔越来越远…… [详细]
朱学勤:重读托克维尔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咸丰年间的一本古史,距今一百五十年,而且是洋古,怎么会引起中国人如此热议?看来还是革命与改革的老问题,让人欢喜让人愁。 [详细]

人们热议这本百余年前的经典旧著《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是因为书中描述的法国大革命前的种种境况,与我们当下所处的社会现实境况相近。但正如有人所述“引用的人多, 读它的人少; 涉猎的人多, 读懂的人少”。许多赞扬者或批评者在发出声音前,可能并没有仔细阅读原文。此番高层荐书,不论如何,如果能带动起全民认真阅读的风潮,也不失为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