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革时代官范、官德与官箴

就历史背景而言,我们今天依然处在一个大变革时代。我们今天的成就是这个大变革时代的恩赐,我们今天还存在的问题,也是因为这个大变革时代还没有走完。在这样一个被称为“历史三峡”的大变革时代,中国社会中坚—士大夫—干部—阶层应该拥有怎样的官范,信奉怎样的官德,崇尚什么样的官箴,确实值得我们重新思索。[详细]
  • 与新人论旧戏篇——以张厚载、林纾为中心的所谓新旧冲突

    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因而失败者的言行往往被有意无意遮蔽、曲解、贬低。五四政治运动前夕发生的所谓新旧冲突,在近一个世纪里一直被描述为旧阵营对新势力的迫害,是旧学者与政治势力的勾结、合谋。其实,依据新旧史料重新解读各派政治势力的立场以及相互间的争执,可以清晰感到不论是新势力,还是旧势力...[详细]

    时间:2017/12/11 9:19:06
  • 当东方遭遇西方

    他们质问沙勿略:如果事情的真相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先人对天主教一无所知,那么他们岂不是都要堕入地狱?再有,你所宣扬的所谓“真理”,为什么我们日本人的老师就是那更高一级的中国人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呢?[详细]

    时间:2017/11/16 13:05:46
  • 近代史上的几个问题

    革命与改良,孰优孰劣,孰先孰后,原本并不是问题。历史发展的常态肯定不是革命,而是改良,因而中国在孙中山之前,尽管有“汤武革命”,以及历代造反、革命,重建新政权的事实,但任何一个构建了常态体制的政权,都不会继续鼓吹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详细]

    时间:2017/5/16 11:06:23
  • 甲午前中日两国“朝鲜方略”

    何如璋认为,要想维持朝鲜体制,让朝鲜继续留在“中国的世界秩序”中,不再发生琉球式的悲剧,不是阻止朝鲜与日本交往,让朝鲜重回封闭状态,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加大朝鲜对外部世界的开放,要让朝鲜不仅对日本开放,而且要向全世界全方位开放,要绝对防止朝鲜成为与日本铁杆盟友,当然也不能人为离间日...[详细]

    时间:2017/3/30 11:36:27
  • 晚清政治改革关键推手

    晚清政治改革的经验表明,政治改革最有力量的推手一定来自体制内部,只有靠近权力中心的内部人的觉醒,才能真正说服最高统治者秉独断而定一尊,宣布改革,推动改革。[详细]

    时间:2016/9/28 11:54:42
  • 重构中国文明解释体系

    我们应该重构中国文明解释体系,不要将许多原本中国的东西解释成外国的,或者西方的。我们或许可能在某些方面还没有达到先贤往圣的期待,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张扬中国文明的世界性贡献,不必畏惧那些“出口转内销”的文明理论。[详细]

    时间:2016/9/1 12:31:21
  • 中国文明如何走出悲情

    古典中国文明可能并不像我们过去所批判的那样污秽不堪,尽是糟粕。早熟的中国文明拥有许多合理因子,只是在阶级斗争年代里被妖魔化了。同理,现代中国文明对于西方文明并不会有天然敌视,因为在中国文明遗传基因中,从来都是见贤思齐,学习任何人任何好的东西。中国文明不会以人废言,不会因为某种要素...[详细]

    时间:2016/8/12 9:51:46
  • 盛世更需危言

    中国历史上不止一次出现过“盛世”,但没有一次盛世持续百年,更不要说长盛不衰。相反的例子却是,每一次盛世都伴随着深刻的政治、经济危机,盛世之后的衰落,往往就是那个朝代终结的开始。这或许是中国王朝政治“兴、盛、衰、亡”四部曲的规律。怎样才能打破这个规律,在农业文明——帝制时代似乎始终...[详细]

    时间:2016/1/5 9:53:00
  • 中国现代民族国家建构中的重要一环

    空前危机带来空前机遇。一盘散沙的中国,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刺激下振作起来了,正像顾颉刚1935年《旅行后的悲哀》所意识的那样,“二三十年之后,我们的国家是亡定了,我们的民族是灭定了,再也翻不起来了。现在固然已到肺病第三期,但留得一口气,究竟还有起死回生的一点希望。日本人性急了,没有...[详细]

    时间:2015/7/13 12:13:04
  • 甲午战争打断了清朝现代化进程

    从1860年洋务运动开始,到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这34年是清朝从传统的农业社会走向现代工业文明的开始。最大限度地保持外部和平,一定是有利于清朝的。随着洋务运动的深入,慢慢地将来也许会有政治改革,但甲午战争的爆发,打断了这一进程。[详细]

    时间:2014/9/12 12:27:37
123456789  转到

马勇简介

1956年1月生,安徽濉溪人。1973年初入伍至杭州警备区当兵,开了眼界,知道除了家乡外还有城市,还有世界;1977年回故乡继续当农民,稍后至淮北矿务局朱仙庄煤矿掘进队当农民工,知道还有比农民还苦的事情,于是发愤,1978年考入淮北煤炭技术学校。入学后依然不甘心,继续复习,第二年考入安徽大学历史系。四年后再接再厉,考入复旦大学历史系。1986年毕业,获硕士学位。同年分配至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从事研究工作。二十余年始终在历史学领域中游走,经历过实习研究员、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等一切阶段,按部就班,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河南大学等校教授。为中国现代文化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最新动态
  • 2013/3/4 10: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