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品频道 > 正文

评《社会水平尺——为什么社会越平等越好》

Review of The Spirit Level - Why More Equal Societies Almost Always Do Better
发布时间:2011/11/09作者:马特·乔纳斯 文 晓凡 译 梅茹瑜 校 来源:中道网

摘要:作者试图通过对某些已经成功实现社会公平的国家的研究,寻找一个解决方案,但似乎统一的解决之道并不存在。以瑞典和日本(最平等的社会中的两个)为例,它们的运行模式完全不同。


    为潜在的少女妈妈们提供性教育;为肥胖者们提供免费的健身会员资格;为行为上有偏差的孩子们提供认知行为治疗——对于“不平等”这一更加广泛的社会弊病来说,以上这些方法治标不治本——-两位英国研究人员在他们的新书中这样写道。

  据他们在《社会水平尺》这本书中的分析,在发达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是产生这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根源。

  作者进而认为,要想解决这些社会问题,首先要改变不平等的基本结构。

  本书作者,英国诺丁汉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的名誉教授理查德·威尔金森(Richard Wilkinson),以及约克大学(The University of York)的凯特·皮克特(Kate Pickett)提出,纵观整个人类历史,增加物质财富是提高幸福感最有效的途径。

  但是,这一历史阶段已临近尾声,我们即将面临的是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

  《社会水平尺》这本书立足于这样一个观点——当一个国家人均收入达到像智利和波兰这样的水平时,财富的增长对幸福感的影响微乎其微。

  本书向读者展示了在发达国家,“不平等”如何更准确地预示人们的不幸--令人堪忧的心理健康问题,药物滥用,肥胖症,差强人意的教育水平,未成年父母以及暴力。

  所以,在美国(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有四分之一的人存在心理健康问题。相比之下,在更加平等的社会,诸如德国、日本和西班牙,这一比率不到十分之一。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而且都有令人信服的数据支持。比较美国的50个州,我们也可以得到相同的结论:越平等的州社会问题越少。

  对此常见的解释是,在不平等的社会里,穷人的比例更高。但是威尔金森(Wilkinson)和皮克特(Pickett)认为,虽然这些问题对穷人的影响更大,但是富人们也很难做到“独善其身”。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英国和葡萄牙(三个相对不平等的社会)的超级富豪们没有瑞典的富人们长寿,因为后者拥有更加平等的收入分配制度。

  这一点具有普适性。一个富裕的英国孩子所受的教育就没有其他更加平等的欧洲国家的孩子所受的教育那么充分,例如比利时和芬兰。综上所述,我们得到一个很清晰的结论:我们所有人,无论贫富,都遭受不平等之苦。

  威尔金森(Wilkinson)和皮克特(Pickett)寻找了一系列相关的证据和理论来支持他们的猜想--越不平等就导致越严重的“身份焦虑”。所谓的“身份焦虑”是指,不管我们正处于人生的上坡路还是下坡路,不管我们是赢家还是输家,我们都关心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我们永远都需要通过外界的赞美来接纳我们自己。而严重的“身份焦虑”会产生消极影响,诸如压力、暴力以及它们的连锁反应。

  威尔金森(Wilkinson)和皮克特(Pickett)试图通过对某些已经成功实现社会公平的国家的研究,寻找一个解决方案,但似乎统一的解决之道并不存在。以瑞典和日本(最平等的社会中的两个)为例,它们的运行模式完全不同。

  瑞典是通过高税收和对国家财富的重新分配来实现平等;日本则是以发达国家中最低的公共开支水平,即低税收政策,通过更平等的税前收入来达到相同目的。

  另外,目前在一些不平等的市场经济民主国家里,非盈利机构和工人合作社正在兴起,作者们也想从中寻求解决方案。

  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经阶段

  有一章专门讨论如何把这套理论同时下热议的环境可持续发展结合起来。针对碳减排计划,作者主张建立一个系统,使得富人承担他们理应承担的份额,因为富人消费的更多,他们不可避免地造成更多的碳排放。

  但是作者们认为有必要寻根究底。他们质疑并宣称,社会地位的竞争加剧了消费主义风气的盛行和永无休止的经济扩张。根据他们的研究,抑制经济增长并不意味着现实生活质量会下降。这听起来几乎是经济发展的必经阶段。

  这本书的出版恰逢“平等诚信”(The Equality Trust)这一社会活动的深入展开,这有利于此书理念的进一步传播。“平等诚信”活动包括促进企业员工持股,委托相关群体研究平等问题,游说政客和决策者,并同媒体合作。

  一旦被广泛证实,《社会水平尺》的结论将对社会问题的预防和早期干预力度产生潜在而深远的影响。两位作者表示,各国政府可以通过一些政策,例如社会住房(或公共住房),医疗保健和高质量的早期儿童教育等,来减少物质匮乏对于生长在贫穷环境中的人们所造成的影响。

  然而,两位作者也坚决反对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做法。即把各种社会问题孤立开来,分别针对个别的社会问题,采取一对一的干预机制。

  “不言而喻的希望是,人们--特别是穷人--在同样的经济状况下,可以免受精神疾病、青少年怀孕、教育失败、肥胖或毒品等问题的困扰。”作者们毫不怀疑,解决不平等问题要优先于制定具体的干预方案。

  他们质疑,如果只在经济上救济穷人而不调节富人的收入来促进社会平等,我们究竟能走多远。超级富豪对于我们而言,与其说是一项资产不如说是一个负担。限薪和累进税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威尔金森(Wilkinson)提出一个看似奇怪的观点--平等实际上在于每个人自身利益的实现,这个观点可能会吓到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拥护者。

  从某些方面来说,不平等问题的处理远没如此复杂。它为众多的社会弊病提供了万能药,但与此同时它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给品行有偏差的孩子推出一个亲子班项目已经非常困难,更不必说挑战不平等,这意味着要改变整个社会的价值观。


  原著信息:《社会水平尺——为什么社会越平等越好》

  作者:理查德·威尔金森、凯特·皮克特

  出版社:艾伦莱恩出版社

(本文版权为《译品》电子刊和中道网所有;个人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来源:中道网/译品”,并保留完整的著者、译者和校者信息等;如转载时上述信息没有完整保留,则视为侵权,本网站将依法追究责任。网站或纸媒转载请与《译品》联系取得书面授权,否则将视为侵权。)

上一篇:译品2011年第4期
下一篇:译品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