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改革开放 > 正文

实施对外开放新战略 升级新兴大国竞争力

发布时间:2017/03/28作者:赵海娟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摘要:面对当前国际环境的新挑战、战略机遇期的新内涵、对外经济关系的新变化,我国需要实施对外开放新战略,即新兴大国竞争力升级战略,从而实现国际竞争力升级和形成与国际社会互利共赢关系的新目标。


  本报记者赵海娟

  面对当前国际环境的新挑战、战略机遇期的新内涵、对外经济关系的新变化,我国需要实施对外开放新战略,即新兴大国竞争力升级战略,从而实现国际竞争力升级和形成与国际社会互利共赢关系的新目标。

  上述观点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3月25日在国研智库大讲堂2017年首讲暨国研智库数字广播平台——国研智库之声启播仪式上提出的。该活动由国研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国研智库)和中共北京市委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宣传部主办。隆国强在近三小时的报告中,就“十三五”期间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和对外开放应采取的新战略作了系统阐述。

  国际环境的新挑战

  隆国强认为,目前,国际环境呈现“四化”(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和“三期叠加”(全球经济处于危机后的调整修复期、全球经济治理变革与新一轮经贸规则的密集构造期、中国对外经济关系的转换期)的特征,其复杂多变给中国带来诸多新挑战,尤其是2016年以来“黑天鹅事件”频出,全球化的走势引来国际社会的普遍担忧和热烈讨论。

  对于经济全球化,隆国强指出,全球化发展进程中遇到波折很正常,但方向不会逆转。他解释说,经济全球化有利于做大人类的蛋糕,并且其背后有两股重要的支撑力量,即技术和体制。通过航运技术和信息技术的进步,大大降低了商品、服务跨境交易的成本,有利于企业的全球布局;通过全球治理则可以降低国际贸易的制度性障碍。同时,他强调,从历史经验来看,打断全球化进程的风险也是存在的。“人们经常说,经济全球化有利于二战以后的经济繁荣和世界的持久和平,这话不是虚话,是从人类的历史教训中得到的一个重要判断。”

  对于复杂的国际环境给我国带来的新挑战,隆国强列举了五个方面:一是外需低迷,竞争加剧;二是双边贸易失衡,保护主义抬头;三是全球增长格局调整,金融风险增加;四是全球经济治理与规则调整带来的压力;五是中国机遇论、威胁论、崩溃论交织,国际环境日益复杂。

  “在这种复杂变化中,我们需要对所处的国际环境重新认识、准确判断并作出战略调整,同时进一步抓住国际环境中所蕴含的战略机遇。”隆国强说。

  战略机遇期的新内涵

  我国仍然处在一个大有可为的战略机遇期,但其条件和内涵都发生了深刻变化。隆国强分析说,如果以前的机遇更多的是促进我国参与全球分工、促进扩大出口,从而推动工业化,那么现在机遇更多的是有利于我国经济结构升级和技术进步。

  首先,和平与发展仍然是主流。稳定的外部环境是我国战略机遇期的一个重要基础。

  其次,新技术革命与产业变革蓄势待发。隆国强说,抓住新技术革命,一方面会形成很多新的经济活动、新的商业模式,形成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这是决定中国未来全球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另一方面,用好新技术来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或将带来传统产业实现弯道超车的机遇。再次,基础设施热潮有利于出口结构升级。隆国强说,世界各国都在搞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在过去三十年里积累了大量经验,形成了一批有竞争力的基础设施建设企业。我们可以利用这些企业在国外承包基础设施工程,从而将我国技术密集型的装备带出去。

  然后,海外低成本并购,有利于中国企业品牌提升、技术升级、打造本国跨国公司。隆国强说,金融危机致使很多发达经济体拥有很好技术、品牌渠道的企业碰到了各式各样的困难,市值大幅下降,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这些都是非常优质的资产。

  最后,人才与高端产业引进,有利于我国技术创新、产业升级。

  对外经济关系的新变化

  “当前,我国对外经济关系出现了新变化,一是从经贸小国到新兴大国的规模变化;二是比较优势转换的结构性变化。”隆国强说。

  对于规模变化后的对外经济关系,隆国强解释说,过去世界经济是外生变量,中国经济是因变量,要从国际经济环境影响中国经济的视角理解二者的关系;而我国成为新兴大国以后,中国经济既是世界经济的自变量,也是因变量,需要从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互动中来理解二者的关系。

  隆国强特别强调,我国成为新兴大国,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但这是一把“双刃剑”。我们要善于利用国际影响力创造机遇,但同时一定要避免“创造”挑战。这就要求我们提升自己的软实力,学会运用国际影响力。

  此外,比较优势转换也带来了我国对外经济关系的新变化。隆国强分析说,我国人口数量红利正逐渐消失,低成本劳动力优势不再。但与此同时,我国参与全球竞争的新优势开始显现,主要包括本土市场、人力资源、产业配套、基础设施等方面。

  对外开放的新战略

  “我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在变,比较优势也在变。如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抓住新的机遇,应对新的挑战,这就需要我国调整发展战略,特别是对外开放战略。”隆国强表示,当前我国需要实施对外开放新战略,即新兴大国竞争力升级战略,从而实现国际竞争力升级和形成与国际社会互利共赢关系的新目标。

  对于对外开放的新战略,隆国强列举了五个重点。

  第一,形成国际竞争新优势。

  首先,构建有利于技术创新的体制机制。“牢固树立制造业立国的理念”,隆国强说,欧美发达国家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痛定思痛,开始实行“再制造业化”战略,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更是在全球竞争中立足的根本,必须在全社会重新树立高度重视实业特别是制造业的思想意识。此外,还要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产、学、研合作的有效机制;大力引进高端人才;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探索多种多样的有利于促进研发及其产业化的新机制,如新技术孵化器、留学生创业园、风险投资基金等。

  其次,调整资本技术密集产业发展战略。隆国强认为,对幼稚产业的适度保护有利于后起国家的产业升级,但过度或过长时间的保护不仅令企业失去技术创新的动力,而且会形成阻碍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团。因此,我国必须调整目前对资本技术密集产业实行的进口替代战略,有序降低贸易保护,打破垄断,大力鼓励平等竞争,关键是要推进国内市场化改革。

  再次,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公司。在依靠低成本竞争的战略下,中小企业是出口主体。在资本技术密集产业的国际竞争中,大企业是主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分摊研发成本,赢得国际竞争力。隆国强提出,我们一方面要大力改革国有大型企业,增强其创新动力,将其改造成为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公司;另一方面,要改革行业准入制度,大力支持民营企业进入资本技术密集产业,扶持其开展国际化经营,提升其国际竞争力。

  然后,提升资本技术密集产业发展基础条件。改革教育体制,按照市场需求培养具有创新意识与创新能力的人才;大力推进农民工市民化,培育一大批技能型的产业工人;加大关键技术、共性技术的投入,力争尽早突破技术瓶颈。

  还有,大力开拓国际市场。以成套设备为重点,加大对资本技术密集型产品出口的扶持力度。综合利用外交、援外、贸易信贷、工程承包等多种手段,加大资本技术密集产品的出口促进力度,大力开拓新兴经济体市场,并逐渐向发达市场渗透。

  最后,以加工贸易上游料件的进口替代为突破口。隆国强认为,加工贸易上游料件大部分是资本技术密集的中间产品,从加工贸易料件进口替代入手,可以充分发挥下游加工环节在华的独特优势,实现资本技术密集型中间产品的“借船出海”。

  第二,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隆国强认为,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一是构建区域开放新格局,主要包括“一带一路”,双向开放,沿海、内陆、沿边协同开放等方面;二是构建全面开放新格局,主要包括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并重、贸易与投资要协调、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实体经济与金融开放并重、经济开放与国际治理并重等方面。

  第三,构造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隆国强表示,我国要营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建立对外商直接投资准放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利用中美或中欧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或是自贸试验区的建设等重大举措推动我国对外开放迈上新的大台阶。

  第四,维护金融安全与资源能源安全。隆国强提出,我国要积极稳妥推进金融开放,资本项目可兑换;防止大规模跨境资本流动冲击;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增强资源能源价格话语权;建设国际大通道。

  第五,积极参与国际经济治理。隆国强特别强调,参与全球治理是维护、完善现有治理体系而非颠覆或另起炉灶。作为一个新兴大国,中国要和其他大国一起协商,提出全球治理新的倡议,来应对新问题,为全球治理的完善作出更大贡献。同时,也要积极参与和支持多边经贸体系;实施积极主动的自贸区战略,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

上一篇: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
下一篇:中国奇迹的重要原因:经济权利的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