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人格平等是公平竞争的基础

发布时间:2017-02-28作者:乔新生 来源:北京日报

摘要:在发展经济建立政治制度的过程中,必须首先建立人格平等的社会,只有这样的社会才能通过协商方式制定社会普遍遵循的规则,才能形成真正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秩序。


  中国经济学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争论,那就是关于后发优势还是后发劣势的争论。一方认为,落后国家普遍存在后发劣势,由于在技术上不断模仿发达国家,从而在经济分工中逐渐处于劣势地位。另一方则认为,落后国家不一定简单模仿发达国家的制度,完全可以在借鉴人类文明发展经验基础之上,减少走弯路,进而后来居上。

  形而上学的讨论固然很有必要,但是,实证分析可能更为重要。澳大利亚和美国都曾经是相对落后的国家,但是,都跻身发达国家的行列,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些国家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非常特殊的优势。那些在欧洲被称为囚犯的异教徒来到他乡,他们的人格地位是平等的。他们在故乡所遭遇的种种磨难,让他们更加真切地意识到,只有建立平等自由的国家,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正因如此,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签署“五月花号公约”,决定缔造一个完全不同于祖国的理想国家。

  尽管澳大利亚和美国都模仿英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制度,但无论是美国还是澳大利亚在建立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制度的时候,都彻底摒弃了传统贵族社会的等级观念,在人人平等的政治口号和价值观引导下,胼手胝足,在蛮荒之地创造崭新的国家。艰苦创业的年代无论是澳大利亚还是北美大陆,都充满着凶杀和暴力,但是,在相互争斗过程中,他们借鉴英国的制度,逐渐地创造了自己的司法体制和行政体制,他们按照自己的理念建立国家,并且在国家的领导下发展经济。

  澳大利亚和美国之所以后来居上,原因就在于那些从来不受尊重的囚犯,到达陌生的大陆,成为受人尊重的主人。他们在建立国家的时候已经充分意识到,只有尊重彼此的人格,才能建立平等的社会,只有制定公正的法律,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只从理论上探讨后发优势还是后发劣势的问题,根本无法得出正确的结论。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历史经验表明,在发展经济建立政治制度的过程中,必须首先建立人格平等的社会,只有这样的社会才能通过协商方式制定社会普遍遵循的规则,才能形成真正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秩序。

  澳大利亚和美国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在建立国家的过程中,既没有传统封建社会的历史包袱,同时又可以充分借鉴英国工业化革命所带来的文明成果,建立有利于发展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有利于保护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可以这样说,美国和澳大利亚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历史表明,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确存在后发优势。

  如果只看到澳大利亚和美国发展取得的成就,而没有看到美国和澳大利亚作为落后社会在建国和发展过程中对英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制度进行的深刻反思和改造,那么,对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历史很容易产生错误的认识。

  (作者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上一篇:特朗普经济政策对全球经济可能的影响
下一篇:“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