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品频道 > 正文

到底该怎么拼写这家伙的鬼名字?

发布时间:2011/08/19作者:克里斯·索伦特洛坡 来源:中道网/译品

摘要:


  据《纽约时报》在周三(2月23日)报道,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已经失去了对利比亚北部大部分地区的控制。但是其他涉及利比亚局势的报道不是把这位还在垂死挣扎的独裁者的名字拼作Moammar Gadhafi(美国之音VOA),就是写成Muammar Qaddafi(基督教科学箴言报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er)要么就是Muammar Gaddafi(卫报Guardian)。这些不同的译法到底都有哪些玄机呢?我们在后面附录一篇“解释者专栏”文章,作者克里斯·索伦特洛坡(Chris Suellentrop)细述了阿拉伯语人名英译的困难。这篇文章最早发表于于“9.11”之后。

  卡扎菲的英译名到底是“Muammar Qaddafi”还是“Gadhafi”呢?而对本·拉登的名,也就是英语的“First Name”。《石板杂志》翻成了“Osama(奥萨马)”,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翻成了“Usama(乌萨马)”,到底哪个正确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是否应该就此作罢呢?

  不,当然不应该。众所周知,阿拉伯语字母不同于拉丁字母。阿拉伯语字母有28个字母,而非像英语一样只有26个,不仅字母拼写大相径庭,而且其中一些字母的发音也无法与英语字母的发音直接对应,本·拉登的名(first name)就属于这种情况。

  将一种语言的字母与文字,对应地转换成另一语言的字母或文字的翻译方法,我们称之为音译。用拉丁字母表示其他字母系统(或者象形文字系统,如汉语)的方法叫做“字母拉丁化” 。

  将阿拉伯语母拉丁化的方法虽然不少,但是并没有一种方法是通用的。《国际中东研究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iddle East Studies”)提供了一个方法,美国国会图书馆则提供了另一个稍有不同的方法,而且各个出版社选择的方法也并不统一。按历史习惯约定俗成地翻译特定地名、人名乃定制,而按个人喜好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有时,美联社或者《纽约时报》使用的临时拼写方法有时也会成为翻译标准。如果一个阿拉伯人在西方世界名气很大,那么专家与学者们就会遵从在记者中流行的译法。“基地组织”领导人拉登的译名就是这样。按照《国际中东研究杂志》的翻译方法,他的名字应该译为“Usama ibn Ladin”,但是没准将来《国际中东研究杂志》 也会选用“Osama bin laden”这种译法。这就是“引用的专政”。

  上世纪80年代,利比亚“铁腕人物”卡扎菲姓氏的翻译可称得上是五花八门,例如“Gadaffi”、“Gaddafi”、“Gathafi”、“Kadafi”、“Kaddafi”、“Khadafy”、“Qadhafi”、“Qathafi”等多种版本,而这也说明了阿语拉丁化的困难。“卡扎菲”按照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官方翻译方法应翻成“Qadhdhafi”,但是因为“dhdh”在英语中很罕见,所以美国国会图书馆最后使用了“Quaddafi”这个翻法。1986年,包括美联社(AP)在内的大部分媒体将“Gadhafi”作为新的标准译法。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卡扎菲曾给美国中小学生和一位官员写过信,其署名是“Moammar El-Gadhafi”,而非阿拉伯语签名(此前,卡扎菲一直拒绝用拉丁字母表示自己的名字)。美联社的样刊是这样解释的:只要身份表达明确无误,那么人们就有权按照自己所希望的方式来为人所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阿拉伯语中“侯赛因”的写法一样,但是英译中约旦的侯赛因(Hussain)国王和前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Hussein)的拼法却不尽相同。

   那么拉登本人又是希望西方人怎样写自己的名字呢?2001年10月3日的《华尔街日报》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拉登将自己的名字写成“Usama(乌萨马)”。但这还不足以让美联社和《石板杂志》改变原来的译法。如果半岛电视台发表一个拉登本人声明的话,会管用吗?

   额外讲解:再论阿语音译

  很多人认为“Abdul(阿卜杜勒)”是一个阿拉伯人的名字,其实这只是阿拉伯语“Abd al-”拉丁化的结果。“Abd al-”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某人的仆人或奴隶”。很多阿拉伯人的名字以“Abd al-”或者“Abdul”开头,后面跟着一个《可兰经》中的称谓,而这个称谓代指的是神。比如“Abdullah”或者“Abd Allah”就是“安拉的仆人”的意思。“Abdul Rahman”或者 “Abd al-Rahman”则是“至仁至慈者的仆人”的意思。

  乔舒亚·弥迦·马歇尔Joshua Micah Marshall(美国著名记者)告诉笔者:据他所知,阿拉伯人的姓在英语里总是译成ibn(因·某某)。但现在,拉登的姓氏突然被翻成了“bin(本)”而不是“ibn”了。难不成拉登没走寻常路?还是“ibn”这个译法对西方人士来说太难理解?那么以后所有的“ibn”都简化成“bin”? 假如真是那样的话,笔者倒也希望如此。但真实情况是:在波斯湾一带的阿拉伯口语中,表示“某人的儿子”时,发音是“bin”--而不是“ibn”--它引出的是姓氏。在拉丁化时,人们更愿意用“bin(本)”而不是用“ibn”。

  最后凯西·帕克(Kathy Park)(记者)想知道为什么用“moslem”表示穆斯林是种不敬的写法。问题在于,Musilin这个阿拉伯语单词的意思是“安拉的信徒”,而用“Moslem”代替的话,人们的发音听起来像“mawslem”,而这就成了另一个阿拉伯单词,其意思是“压迫者”。

  我们对如下学者给予的帮助表示感谢:

  马希尔`阿瓦德 (Maher Awad)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席娃·巴里(Shiva Balghi0 纽约大学 (New York University)

  布伦达·比科特(Brenda Bickett) 乔治城大学中东和伊斯兰研究书志学家(Middle Eastern and Islamic Studies bibliographer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

  胡安·科尔(Juan Cole) 《国际中东研究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iddle East Studies)编辑

  诺姆·戈尔茨坦(Norm Goldstein) 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样刊编辑

  约翰·福尔(John Voll) 乔治城大学穆斯林和基督徒研究中心 (Georgetown University's Center for Muslim-Christian Understanding)

(本文版权为《译品》电子刊和中道网所有;个人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来源:中道网/译品”,并保留完整的著者、译者和校者信息等;如转载时上述信息没有完整保留,则视为侵权,本网站将依法追究责任。网站或纸媒转载请与《译品》联系取得书面授权,否则将视为侵权。)

上一篇:中国的世界新秩序
下一篇:规则的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