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品频道 > 正文

探索诗人和政治家的神秘人生

发布时间:2011/08/19作者:迈克尔·迪尔达著 来源:中道网/译品

摘要:


  1921年,在安德鲁·马维尔诞辰三百周年庆典上,艾略特隐晦的将诗人比作"赫尔家族前任成员"即来自赫尔市的国会代表。

  艾略特不单单是戏谑。然而我们大多数人熟悉马维尔(1621-1678)是因他写了英文史上最新引人的诗歌,他以私人家庭教师和辛勤的人民公仆和数次外交使节(对荷兰和俄罗斯)的身份被同龄人所认知。他还是一个秘密特工。《致羞怯的情人》《花园》《阿普尔顿别墅》以及他的其他令人熟知的三、四部巨作直至1681年,他死后三年,才出版。

  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位英语专家奈杰尔·史密斯在无价的《朗文英译诗歌全集》中是马维尔编辑,并且他的确已经掌握了这个难以捉摸的,朦胧并隐秘的人的一切。

  考虑到马维尔的一些奇闻轶事还有马维尔那些被大多数人所关心的诗歌是他二、三十岁时所著,当史密斯表示他的期望即他的传记将"使马维尔被最广泛的读者群所认知,"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他生命的最后二十五年大部分都献给了政府工作和偶尔写作讽刺时政的诗。

  最终,《变色龙:安德鲁·马维尔》一书完全专注于描述十七世纪英格兰的边缘政治以及马维尔在公开事业或是个人写作中对其做出的的反应。

  诗人从一位保皇主义者写起,他是一位牧师的儿子并且在国外度过了内战的大部分时期。他欢迎奥利弗·克伦威尔的到来(当克伦威尔为命运注定中死于1649年的查理一世感到同情和崇敬时),最终这个人成了保护国外交部秘书的助理。此人正是约翰·弥尔顿,他就是那时候失明的。据传闻在克伦威尔死后马维尔、弥尔顿和约翰·屈莱恩走在了葬礼的同一个队伍中。

  随着君主专制的复辟,马维尔到了过会工作并出版了与宗教和政治有关的书籍,其中包括《英格兰教皇专制发展体系》(1677)。他最终因贫困而去世。

  一个叫做玛丽·马维尔的人声称自己是马维尔的遗孀,这有些令人怀疑。她娘家的名字是帕莫,她有可能是马维尔以前的女房东。史密斯却相信玛丽,部分原因是马维尔的性欲望很是不一般。在他的一些诗中表现出了厌恶女人和恋童癖的症状但同时也有同性恋的症状(尤其因当时的谣言而加深)。讽刺诗人萨缪尔·巴特勒甚至暗示了生殖器问题某种问题使马维尔成了阉人。

  没人确定那个。依照史密斯所写,马维尔"几乎没有朋友,而且通常不相信别人。他喜欢喝酒,却从不找人陪伴。"正如华盛顿市民所知公共责任有时不仅仅需要判断力而且还需要对low profile的保护与保密。然而,有迹象表明这位终身的人民公仆仍然感到失意和失望,被嫉妒与轻蔑所困扰,甚至认为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外人。

  马维尔的诗由于隐晦而高贵,而且它们把我们引导到了他和我们同样忍受讽刺和对一种古人叫做"concordia discors"(很不和谐)的嗜好的地步,并且很少有人对此感到好奇。考虑到马维尔威严,廉洁而且爱国的一面,史密斯认为他的诗歌是源于"一种对社会和性的困惑和苦恼的升华"。

  艾略特将马维尔视为欧洲的产品,也就是说拉丁文化,明确的表明了他在作为"a tough reasonableness beneath the slight lyric grace"的才智。马维尔年轻是的作品例如《在露珠上》运用了能使我们联想到约翰·多恩的玄学狂想手法;在"灵魂与肉体的对话"-一个威廉叶芝式的题目-描述了"挂起的灵魂,静脉和动脉都好似困锁在紧张当中。"

  在《爱的定义》中,马维尔戏剧性的宣称他的爱情"是从绝望中产生的"。《花园》一书写道著名的对联"毁灭产生的一切,在一片绿荫下怀着天真的想法。"还有就是《霍雷肖氏欢迎克伦威尔从爱尔兰回归的颂歌》中不停地告诉我们克伦威尔的命运使得查理一世灭亡并且"改写历史"。

  这些话都是著名的台词。但是每次重读马维尔的诗歌,你常常会在意想不到的作品中发现令人震惊的文章。就好像《政府在O.C.掌控下的第一周年庆典》,在其中人的一生被比作逐渐溺水的过程。

  所以人总是不断衰退,

  并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

  他短暂的挣扎组长成了他们的一生,

  然而在他头顶飘过的时间总会耗尽。

  《阿普尔顿别墅》可以说是马维尔最长的一篇诗歌,长时间以来,这首诗歌都迎合着当代人的口味。它所描写的是贺瑞斯氏感悟乡村宁静生活同时对乡村地产问题还带有对他主人费尔法克斯勋爵的建议和对自己小女儿玛丽未来的展望。对她小女儿来说,他还是一名家庭导师。

  大概只有在《至羞愧的情人》一书中马维尔真正的摒弃了晦涩和冗长并且把一切处理的恰到好处。从一开始的"难道我们那时-但是空间上是已经足够。并且时间上,"他还宣扬了"及时行乐"用演绎推理的冷酷和无情的主题。诗歌的第一节描述了一个恋人如何从头到尾心甘情愿的赞美她=他的情人。他说"我植物般的恋情将会不断生长,比整个帝国还要广阔。"唉,就如他在下一节说到,"我总能从身后听到,时间犹如插翅的战车匆匆飞近。而横陈在我们眼前的,确实亘古不变的荒漠。"总而言之,"坟墓虽是个隐秘的好地方,但我我想那也不是个爱的拥抱之所。"

  只有一种逻辑上的推论是可能的:"现在,既然如此,"正当诗歌节奏变得更快更强烈时发言者总结道,"趁你的灵魂自每个毛孔欣然,散发出即时的火焰,此刻让我们能玩儿就玩儿个尽兴。"虽然屈服于时间是一种罪恶,"让我们攒足力气,并我们的甜蜜生活滚成一个球;穿过生命的铁门,粗鲁狂猛的夺去我们的快乐。"最终,做爱的乐趣既能感觉令人毛骨悚然的残忍,又能令人狂喜。

  这样的诗歌直接吸引着几乎所有人的情感和唤醒了他们的经历。但是马维尔的其它作品在他的时代更加受人关注。读者们对于这种明显的古代作品的理解还是需要一些帮助的。无论是注释作品还是马维尔的传记你都可以去向史密斯询问。

(本文版权为《译品》电子刊和中道网所有;个人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来源:中道网/译品”,并保留完整的著者、译者和校者信息等;如转载时上述信息没有完整保留,则视为侵权,本网站将依法追究责任。网站或纸媒转载请与《译品》联系取得书面授权,否则将视为侵权。)

上一篇:亚洲两大巨人面面观
下一篇:译品第二期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