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品频道 > 正文

恐惧本身

Fear Itself
发布时间:2013/10/08作者:泰瑞·哈特尔/文 吴应时/译 陈燕虹/校 来源:中道网/译品

摘要:这本令人印象深刻的书交织着四个独立的主题。首先是无处不在的“恐惧”,它笼罩着卡茨内尔森所研究的新政执行的20年。恐惧的来源包括经济大萧条;极权主义独裁者的得势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冷战的出现;以及经济毁灭的可能性。


  [“Fear itself”出自1933年3月4日罗斯福总统第一次就职演讲“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我们唯一要恐惧的只有恐惧本身》)。--译者注]

  伊拉·卡茨内尔森就“罗斯福新政时期”进行了引人入胜且又极富洞见的阐述。

  八十年前,在全国陷入严重的经济大萧条之际,富兰克林·罗斯福当选美国总统并立即实施了新政。很快,美国政府的政策方向和效率便被永久地改变了。公众和学术界对于那个时代各种事件的兴趣从未减退。如果说目前的情况和以往有什么区别的话,实际上,由于近期的经济动荡,人们对罗斯福新政的性质和影响的兴趣比以前更浓了。

  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家伊拉·卡茨内尔森在《恐惧本身:新政与我们时代的起源》一书中对这个常常被研究的主题提出了富于洞见的全新观点。卡茨内尔森没有把研究聚焦于罗斯福总统、行政部门或是法院,而是对国会及其在新政形成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了研究。较之于大多数其他学者,他的视角更为宽广--通常的研究方法认为,新政主要在1933年至1937年间执行,而卡茨内尔森笔下的“新政时期”从1933年罗斯福宣誓就职开始,一直持续到1952年艾森豪威尔执政伊始为止。《恐惧本身》一书见解深刻,具有权威性,令人信服。该书利用对新政进行的大量研究,综合提炼出一个审慎而极富洞见的论点,堪称历史学术写作的上佳范本。

  这本令人印象深刻的书交织着四个独立的主题。首先是无处不在的“恐惧”,它笼罩着卡茨内尔森所研究的新政执行的20年。恐惧的来源包括经济大萧条;极权主义独裁者的得势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冷战的出现;以及经济毁灭的可能性。

  其次是新政以及由其扩展出的公共政策能够惠及个人,在多大程度上依靠了南方民主党人的投票--当时所有南方民主党人都坚持维护种族隔离制度。第三个主题是,新政和二战在何种程度上使政府政策制定的场所明显且不断地从国会转移到了行政部门。最后,卡茨内尔森强调了紧随战后的几年内国家安全状态的好转--当艾森豪威尔总统就任时,改善国家安全状态的工作基本已经完成。

  全书的核心在于新政过于依赖“与令人不安的人之间的合作关系”--主要是国会中来自南方各州的极其顽固的种族主义者。卡茨内尔森指出,新政刚施行时,南方是全国最贫穷的地区,所以南方的民主党人非常乐意为罗斯福给他们带来的经济利益投赞成票。

  但他们却不愿意做任何可能破坏南方各州无处不在的种族隔离制度的事情。于是他们设法确保在新政的立法中辟出例外。举个例子,1937年的《公平劳动标准法案》在农业和家政工人--大多数是非裔美国人--被排除在外后才最终获得了南方议员们的支持。之后,南方民主党人坚持要求把美国就业服务的管理权(二战期间被划归美国劳工部)归还给各州,以保证黑人和白人工人能继续在不同的办公室工作,同时此举也是为了防止联邦政府发起任何旨在推动就业机会平等的运动。

  南方人用来捍卫种族隔离制度的言词在今天听起来依然刺耳。佛罗里达州参议员克劳德·佩珀(Claude Pepper)曾经这样解释他对联邦反私刑法的反对:“不论宪法中会写什么,也不论国家的法令全书中会写什么……有色人种都不能投票,因为如果他们投票了……他们就会危及到一个人种至高无上的地位,而上帝已将这个大陆乃或全世界的命运交到了这一人种的手中。”以佩珀所处时代和地区的标准来看,他在种族问题上还是相当温和的。

  二战的逼近反而使罗斯福更加依赖坚决支持其努力援助同盟国、增加国防开支举措的南方民主党人。卡茨内尔森为证明这一论点援引了大量论据,其中包括南方有大量军事基地,甚至还包括大多数南方白人都有着有优势的英国血统。事实上,1941年8月--仅在珍珠港事件前数月--众议院仅以一票之差通过了扩军草案。然而,绝大多数南方民主党人都支持这项措施。没有他们的投票,国家在战争开始时将会更加措手不及。

  卡茨内尔森证明了南方对新政和民主党的支持并非突然间消失,而是被逐渐被销蚀的。二战期间有个著名的例子,当时士兵投票权的议题引发了诸多争议。尽管允许士兵在全国大选中投票获得了广泛的支持,但南方的立法者们却坚决主张,决定谁享有投票权的应该是各个州,而不是联邦政府。理由当然很简单:南方各州对于黑人的投票权有着异常严格的限制,他们想继续维护这种限制。密西西比州参议员詹姆斯·伊斯兰特(James Eastland)(他后来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直至1978年)当时声称,扩大黑人的投票权与战争中的努力背道而驰。“那些士兵是为维护各州的权力而战,是为维护白人至上的地位而战。”

  这本书具有说服力,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是建立在大量研究基础上的--书中有多达170页非常值得细读的脚注。总而言之,任何对美国历史有兴趣的人都不应该错过卡茨内尔森的这本格外吸引人的佳作。

  泰瑞·哈特尔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撰稿人。

  Fear Itself: The New Deal and the Origins of Our Time

  By Ira Katznelson

  Publisher:Liveright

  February 22, 2013

  《恐惧本身:新政与我们时代的起源》

  伊拉·卡茨内尔森  著

  利夫莱特出版社

  2013年2月22日

(本文版权为《译品》电子刊和中道网所有;个人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来源:中道网/译品”,并保留完整的著者、译者和校者信息等;如转载时上述信息没有完整保留,则视为侵权,本网站将依法追究责任。网站或纸媒转载请与《译品》联系取得书面授权,否则将视为侵权。)


下一篇:评《大畸形:美国资本主义的腐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