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品频道 > 正文

获释的自由

Freedom Unleashed
发布时间:2012/12/14作者:爱德华·卢卡斯/文 陈远馨/译 萧潇/校 来源:中道网/译品

摘要:20世纪80年代末,俄国国内讲真话的风气盛行一时,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却颠覆了苏联统治的神话,揭露了苏联治下的种种劫掠行径。除了讲出历史真相之外,公众还深刻反思了现代苏联制度对道德与品行的蛀蚀与破坏:“我们生活中充斥的无权无势者的行贿、盗窃、撒谎、受辱,以及向权贵卑躬屈膝的奴性,在何种程度上才不被认为仅仅是偏离了行为准则?这个答案需要我们共同找寻。”


  20世纪80年代末,俄国国内讲真话的风气盛行一时,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却颠覆了苏联统治的神话,揭露了苏联治下的种种劫掠行径。

  阅读列昂·阿伦(Leon Aron)这本精彩的著作,令人内心悲喜交织。他调查了俄国新闻业最辉煌的时期--从1987年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推行开放政策到1991年苏联解体,其间令人振奋的短短数载。

  可喜处在于,本书再现了当时获释的自由,令人沉醉。对于曾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笔者而言,这份欣喜尤为强烈,因为这本书激起了我的许多深挚回忆。改革带头人之一的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Alexander Yakovlev)说过这样一句话,那时的人们“挣脱了锈迹斑斑的布尔什维克主义铁锁,释放了囚禁于铁笼之中的真相”。那些数十年来被缄默、被误导的人忽然之间获知了真相,并能够谈论真相。

  然而,前前后后的岁月却令人绝望。重见天日的各种新闻中满是大屠杀、惊人的挥霍、可鄙的歧视,以及丑陋的欺诈。许多错误只是被暴露出来,并没有得到修正。因而在1991年后,鲍里斯·叶利钦上台后实行混乱、贪婪的政治举措,之后弗拉基米尔·普京及其阴险的朋友们相继主张权贵资本主义,于是,人们对真相与自由的渴望也随之湮灭了。

  阿伦先生是一位杰出的学者,工作于华盛顿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同时又是一位高明的辩论家。他重视细节,叙述大胆,极其生动地重现了俄国的新闻业史。他与他的研究员们阅读了大量当时的报纸与杂志,并截取了其中最为传神的字句、趣闻与争论。

  该书的标题“通往神殿之路”取自一部电影中的场景,阿伦先生在序言中谈道:1987年,钦吉兹·阿布拉泽(Tengiz Abuladze)执导了一部“反斯大林主义的宏伟传奇”,“预示了政治开放的来临”,电影的最后一幕是一位年老的妇人询问路人通往神殿或教堂的路怎么走,路人说:“此路不通。”老妇人回答道:“一条路不通往神殿,那还有何用处?”

  阿伦先生写道:“所有伟大的革命都始于寻找通往'神殿'--一个高贵公平、美好公正、平等自由、有情有义的王国。”随着苏联的解体,俄国人就开始了此番寻路之旅。记者在全国各地四处搜寻,带回了一则又一则新闻,颠覆了莫斯科长期经营而创造出的种种神话--譬如,所有苏维埃青少年本应享有“黄金童年”,然而据媒体披露,许多仅满10岁的儿童每天被迫在田野中劳作12个小时;1986年一年发生的劳动事故中,有“35,000起受害者是未满14岁的儿童”。此外,大量新闻报道揭露,孤儿院的条件相当恶劣。苏维埃的医疗事业也被当成了一场灾难来报道,1987年一位医生向《真理报》(Pravda)的采访者“大声抱怨”超声设备极其紧缺,因此致死的病人数不胜数,“三十年内,苏维埃政府竟未制造出一台(超声)机器!成天只想着太空探索!”

  斯大林主义曾是苏联的最高旨意,然而自从20世纪50年代中叶和60年代初,赫鲁晓夫的解冻政策失败后,斯大林主义就成为了一个禁忌话题。尽管苏联已经成为在经济、文化与社会上取得成功的佳话,然而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被射杀、饿死,数以百万计的人被奴役,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佳话终究无法直面已经显露出的真实。正如阿伦先生所述,秘密档案得见天日,从以前囚犯那里取得的第一手材料得以播出,“在1988年11月27日刊行的《莫斯科新闻》(Moskovskie novosti)上……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前异见人士罗伊·梅德韦杰夫(Roy Medvedev)第一次在苏联报刊上”估算了在斯大林统治下,1937年前被拘留、监禁或被处以死刑的人数-- “至少”有一千万人丧生。

  阿伦先生还敏锐地捕捉到1989年轰动一时的报道,它揭露了1939年《德苏互不侵犯条约》(Molotov-Ribbentrop nonaggression pact)中的秘密协议。条约细节公布之后,苏联战争历史中的伟大神话顷刻崩塌:斯大林与希特勒的交易曾被认为是明智的权宜之计,为苏维埃战争机器争得了时间,但事实上它着实是损失巨大的失策之举。阿伦先生写道,整场战争,唯一未“遭受神话终结者攻击”的只有苏联士兵的英勇表现。

  除了讲出历史真相之外,公众还深刻反思了现代苏联制度对道德与品行的蛀蚀与破坏,正如1988年玛雅·加宁娜(Maya Ganina)在《文学报》(Literaturnayagazeta)上所写的:“我们生活中充斥的无权无势者的行贿、盗窃、撒谎、受辱,以及向权贵卑躬屈膝的奴性,在何种程度上才不被认为仅仅是偏离了行为准则?这个答案需要我们共同找寻。”

  阿伦先生写道:“最为紧迫的问题不是经济本身,而是经济对百姓的影响,包括他们的观念、自我的认知、良知或'灵魂'。”政府机构独揽大权,推行的不合理法规不计其数,官员挥霍浪费、玩忽职守、低劣轻慢、专断无能。百姓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逐渐丧失了令这个国家重获自由与繁荣的能力和品质。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20世纪90年代的新闻记者与评论员迅速得出一个结论:国家需要作出四项重大改变。阿伦先生将其总结为去布尔什维克化、私有化、去帝国化、非军事化。然而诊断容易治疗难,20年后的俄罗斯又身陷与之前几乎相同的困境:政府专权武断,财产权无法保障,重建帝国的野心复燃,军事建设头重脚轻、开销巨大。然而,今时今日的俄罗斯媒体人对自己的权限有着清醒的认识--已经有数位支持改革的记者惨遭杀害,而案件真相至今不明。尽管现今的俄罗斯新闻界比斯大林统治时期要自由得多,但若与阿伦先生妙笔下那些鼓舞人心的时日相比,还是缺少应有的才智、激情与正直。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02303561504577492524118839192.html

  Freedom Unleashed by Edward Luca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July 2 2012

  卢卡斯,《经济学人》国际版主编,著有《欺骗:当今东西方间谍鲜为人知的故事》(沃尔克出版公司出版)等。

(本文版权为《译品》电子刊和中道网所有;个人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来源:中道网/译品”,并保留完整的著者、译者和校者信息等;如转载时上述信息没有完整保留,则视为侵权,本网站将依法追究责任。网站或纸媒转载请与《译品》联系取得书面授权,否则将视为侵权。)

上一篇:译品2012年12月号
下一篇:指尖下的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