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正文

查尔斯·蒂利的斗争政治研究

发布时间:2012/08/20作者:胡位钧 来源:文汇报

摘要:全书旨在回答以下三个问题:(1)政权是如何变化和变异的?(2)在不同类型的政权体制下,普通民众进行集体诉求伸张活动的方式是如何变化和变异的?(3)政权的变化和变异与斗争政治的变化和变异之间存在着何种联系,两者如何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其程度如何?


 

  查尔斯·蒂利(Charles Tilly,1929-2008),曾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约瑟夫·伯腾威泽(JosephL.Buttenwieser)社会科学教授,并曾兼任特拉华大学、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密歇根大学、社会研究新学院(New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等校教职,是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美国艺术和科学研究院(AmericanAcademyofArtsandSciences)、美国哲学学会(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美国艺术与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社会学研究协会(Sociological Research Association)、比较研究学会(Societyfor Comparative Research)的成员,曾荣获法国棕榈骑士教育勋章(Chevalier del'OrdredesPalmesAcadémiques)以及美国和国际的诸多奖项,是国家建设((Nation-stateBuilding)与斗争政治(ContentiousPolitics)两大理论领域的集大成者,被西方学界誉为继马克斯·韦伯之后最伟大的社会学家。
 
  在其绚烂绽放的学术生涯中,查尔斯·蒂利留下了600篇论文和51部论著;其中,1986年出版的《斗争中的法国人》(TheContentiousFrench)荣获1987年莱特·米尔斯奖和1989年美国社会学会杰出学术著作奖,1993年出版的《欧洲革命:1492-1992》(European Revolutions,1492-1992)荣获1995年意大利社会学和社会科学亚马菲奖,1995年出版的《大不列颠的大众斗争:1758-1834》(Popular Contention in GreatBritain,1758-1834)荣获1996年美国社会学会杰出学术著作奖,1998年出版的《持久的不平等》(DurableInequality)荣获1999年东方社会学会年度著作一等奖和2000年美国社会学会杰出学术著作奖,2004年出版的《欧洲的斗争与民主:1650-2000》(Contention and Democracyin Europe,1650-2000)荣获2005年美国政治学会最佳著作奖。《政权与斗争剧目》(RegimesandRepertoires)一书初版于2006年,此时距离查尔斯·蒂利因罹患淋巴癌辞世已不足两年,这部作者自知来日无多、临近生命终结时的作品更像是一部思想地图,不仅一一标示出其毕生游历的奇伟瑰丽非常之观——政权形式、斗争剧目、集体暴力、革命、社会运动,而且融会贯通地刻画出了其间的理论脉络,这一理论脉络便是政权的变化和变异与斗争政治的形式和内容之间所呈现出的动态关系。以往的研究割裂了或尚未意识到上述关系的存在,诚如作者所言,“迄今为止,我们尚未形成某种一以贯之的理论以衔接政权变革与斗争政治;也就是说,我们尚未对这一问题——即大众所采取的主要的抗争形式是如何随着一类政权向另一类政权的转变而发生变化和变异的——作出能够被广泛接受的、逻辑上一脉相承的、经验上无懈可击的解释;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对变化和变异是如何发生的作出解释了”。鉴于此,作者以“对政权与斗争政治之结合作出动态的因果解释”为己任。全书旨在回答以下三个问题:(1)政权是如何变化和变异的?(2)在不同类型的政权体制下,普通民众进行集体诉求伸张活动的方式是如何变化和变异的?(3)政权的变化和变异与斗争政治的变化和变异之间存在着何种联系,两者如何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其程度如何?
 
  从入普林斯顿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开始,查尔斯·蒂利逐渐形成了一套对斗争事件进行编目,并以此考察斗争政治的发生、发展和变化的研究方法。这一被其称为“以事件为基础的斗争政治研究方法”既是一种独特的研究方法(该方法被视为斗争政治领域对社会科学的最独特贡献,参见Sidney Tarrow,Stranger at the Gates:Movements and States in Contentious Politics,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12),也构成了蒂利独特的叙事风格:先讲一个故事,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讲完时,问题便接踵而至。这种方法与风格同样、甚至更加淋漓尽致地显现于《政权与斗争剧目》中。全书以1988至2003年秘鲁的政治危机与转型开篇,既历史地回顾了欧洲民族国家形成与政治转型中的斗争历程,现实地描述了近年来乌干达、摩洛哥、牙买加等国政权所遭遇的斗争形势,又田野调查般地深入亚历山德拉黑人小镇、卢旺达维和部队和印度的阿约提亚古城,再现了南非反种族隔离运动中、卢旺达种族屠杀和印度宗教纷争中政权与斗争政治凄美的双舞。以范围极其广泛的斗争事件为基础,蒂利认为,第一,政权两个方面的发展水平——政府权能和民主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斗争政治的性质和形式,而斗争政治也以两种方式——渐变或激变——重塑着政权;第二,一个既定政权体制下的斗争剧目是在统治者和普通民众的“讨价还价”中形成的,政权机会结构的变化及其与斗争政治的相互影响共同衍生出特定时空环境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斗争政治及其剧目形式;第三,高权能高民主政权体制下的斗争政治趋于活跃和非暴力,相比之下,低权能低民主政权体制下的斗争政治虽然活跃但容易走向集体暴力和内战,高权能低民主政权体制下的斗争政治虽然处于抑制状态,但一旦爆发便往往走向革命。带着上述理论预设,蒂利又进一步考察了斗争政治的若干主要形式——集体暴力、革命和社会运动,同样以范围极其广泛的斗争事件为基础,回答和澄清了三个长期遭到忽视的问题:(1)斗争政治是如何改造政权的?(2)何种原因致使政权的政府权能发生从低向高或从高向低的转变?(3)何种原因导致了民主化或去民主化的发生?
 
  与时下流行于国内社会学界的所谓经验研究不同,查尔斯·蒂利有关斗争政治的研究立足于事件但不局限于事件。事件或案例经过编目,以事件束或案例群的形式被置于宏大的历史时空和理论框架之下,与诸如欧洲民族国家的形成、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发展、城市化、工业化、民主化、去民主化等重大的历史和理论问题相结合,从而真正地实现了历史与逻辑的高度一致。
 
  (作者为《政权与斗争剧目》、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该书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于2012年7月出版)
 

上一篇:王汎森:傅斯年是一个时代的表征
下一篇:我如何开始书写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