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正文

经济学家的精神应该是悲天悯人

发布时间:2012/07/25作者:高连奎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网

摘要:虽然西方经济学界从来不缺乏亚当斯密这样的学者,但其实西方的经济学界也是腐败的,在西方经济学家,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其实也遭到了腐蚀与破坏,不了解经济学的人一般不知道,其中奥地利学派就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原教旨主义学派,哈耶克一生都接受资本家的资助,充当经济打手,而 “福利经济学”,中的帕累托改进理论仍然阻碍着福利经济学的发展,“帕累托改进”理论的核心,就是一部分人财富可以增加,可是其他人财富不能减少。


  亚当斯密被誉为现代资本主义之父,但是《国富论》读完之后就会发现它不是你所想的,《国富论》里面从头到尾谈一个观点和马克思一模一样。亚当斯密不仅对工人的贫困痛心疾首,也痛切地感受到他们心智的衰退;他还强烈谴责资本家的贪婪,是贪婪摧毁了资本家的灵魂。他甚至向列宁一样大力驳击英国帝国主义,它说帝国主义不但剥削殖民地的人,同时帝国主义本身的人民也被剥削。因此从他的书里面看来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社会主义者,根本不是资本主义之父,他是社会主义之父。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为什么亚当斯密还提出一只看不见的手这个概念。这还必须还原当时的社会?当时资本家勾结政党联合欺压老百姓。他们是怎么欺压的?资本家联合议员定制很多剥削劳动者的法律,比如最高工资法,不是最低工资法,就是工资不能超过多少钱。那么亚当斯密学者如何反抗,他提出一个新的思维叫做“看不见的手”。他说政府包括国会议员不要干涉经济运作,你们不要随意乱立法,不要打击老百姓,因为这个社会有只看不见的手,你会让每个老百姓在不约束他们的情况下发挥自己的才能,追求自己的最大利益,最后会得到一个整体的利益。他通过一只看不见的手追求全体人民的利益。

  从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出,亚当斯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社会主义学家,他的“看不见的手”理论不是为资本家服务的,而是为了不让资本家通过制定恶法剥削工人,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与马克思是相同的,他们的终极目标都是追求一个理想的社会,马克思称之为“和谐的社会”,而斯密称之为“社会整体利益”。

  但后来的历史无情的证明亚当斯密的理论最后失败了,这才出现了马克思。但中国人对马克思也是存在误解的。郎咸平不仅对亚当斯密进行了正本清源,而且也对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进行了正本清源。其实中国人对共产主义一词的翻译就非常不正确,在历史上胡适第一个把“communism”翻译成“共产主义”。但在西方“公社”(commune)和“共产主义”(communism)这两个词的法语对应词是“commune”和“communisme”。在英语和法语中,它们都和“community”(community/communite)一词联系在一起,即“和谐的社会”而不是中性的社会。举例而言,在英语中,一个人吵闹骚扰了邻居,不参加邻里活动,或者不愿为邻里设施出一份力,这样的人便被认为是缺乏“社区精神”(community spirit)的人,所以社区这个字就包含了和谐的意思在内。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一些政治家们为这两次大屠杀感到震惊,于是建立了欧共体(欧洲共同体,European Community),其明确的目标就是把欧洲建设成一个不会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和谐家园。

  1921年,一向反共的胡适把“communism”翻译成“共产主义”。胡适在美国学习多年,他不可能连一个简单的英文单词都看不懂,他犯这种低级的翻译错误很可能是故意的,而“共产主义”这个汉语翻译词根本就没有一点和谐的意思在内,而和谐却是英文“communism”含义的核心部分。其实共产主义者追求其目标的时候,他们强调的正是社会和谐,正如欧文挑选“新和谐”作为第一个共产党之名称所展示的情况一样。

  

  亚当斯密竟然和马克思一样都是伟大的社会主义者,他们共同的理念都是追求一个以民为本的和谐社会,只是方法不同。他们之间是惺惺相惜的,因为他们都是动荡时代的大英雄,只是造化弄人,这一位早期“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竟然被转换为现代资本主义之父。难道历史就是这么被无情改变的。

  郎咸平的这些理念对于很多读者来说,也许石破天惊,因为他这本书竟然轻易地改写了我们过去30年所深信的理念。但对受过严谨训练的经济学家,这些都是常识,亚当斯密一开始就是个道德学教授,亚当斯密在写《国富论之前》,就出版了其道德学学巨著《道德情操论》,只是这些历史被后来的资本原教旨主义者刻意的遗忘了。

  而郎咸平将这本著作的书名定义为资本主义精神,我想他指出的也不是资本主义精神,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唤醒经济学家的精神,他希望通过正本清源,来重新唤醒经济学家的悲天悯人精神。因为只要经济学家悲天悯人的精神不死,那社会早晚会有希望,而其矛头其实暗中指向了那些打着亚当斯密的幌子进行招摇撞骗的中国主流经济学家。

  在书中,郎咸平将这些人称为“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经济学家,他虽然肯定了这些人的历史贡献,但对他们现在的作为却是否定的。因为在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历史当中,中国虽然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是这个改革也伴生了一定的副作用,那就是腐败产生了,社会堕落了,在当下中国,诚信丧失,司法不公,监管失控,贪污受贿索贿蔓延,商业环境恶化,长此以往何谈经济发展呢?而且这种负面的因素已经毒化了社会大众的智力,使他们丧失了社会责任感和进取精神 。在这其中经济学家成了同流合污者,而不是救世者,不信你看,那些身居主流的走狗经济学家们即当婊子又立牌坊,把持着经济学界,祸害着整个社会,而前几天许小年抛出的,“支持投资房,房地产应该成为经济支柱论”的论调不就是的典型祸国之论吗!这也不禁让我们想起了郎咸平在书中反复引用的马克思的一句名言:“不偏不倚的研究让位于资本豢养的文丐的争斗,公正无私的科学探讨让位于辩护士的坏心恶意。”

  但笔者还要指出的是,虽然西方经济学界从来不缺乏亚当斯密这样的学者,但其实西方的经济学界也是腐败的,在西方经济学家,这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其实也遭到了腐蚀与破坏,不了解经济学的人一般不知道,其中奥地利学派就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原教旨主义学派,哈耶克一生都接受资本家的资助,充当经济打手,而 “福利经济学”,中的帕累托改进理论仍然阻碍着福利经济学的发展,“帕累托改进”理论的核心,就是一部分人财富可以增加,可是其他人财富不能减少。而这其实就是反对政府通过累进税改善贫富分化,但郎咸平不愧是吃资本主义奶水长大的学者,他真的将资本主义研究透了,在书中,郎咸平对这一理论进行绝妙的反向运用,他在书中指出,“一个社会可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前提其他人不能因此变得更贫穷”。这样本来是为富人服务的理论,顿时成为了保护穷人的理论。而郎咸平对帕累托改进理论的这一绝妙运用,其实也正体现了他悲天悯人的大经济学家情怀。在此我们不得不让我们拍案感叹!

  但郎咸平也不是绝对正确的,而且世界上也没有绝对正确的经济学家,而郎咸平一直强调的通过股市进行藏富于民的主张其实在西方的现实实践中也是失败的,经过金融危机之后,郎咸平也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但话说回来,这也不正印证了郎咸平所呼吁的,不要看经济学家的手段,要注重其理论初衷的原因所在啊!而所有经济学家其实其研究初衷都应该遵循共同的精神,那就是悲天悯人!

  今天郎咸平呼吁政府强化亚当斯密和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就是要是研究他们这种悲天悯人的社会主义情怀,也只有这样才能进而理顺21世纪的中国所需要的适合本国国情的政策。

上一篇:吴亮谈七十年代的“地下”阅读
下一篇:缪莹:中国人的“身份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