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略前沿 > 正文

当前上海合作组织进入磨合期,面临三大任务

发布时间:2018/06/12作者:李进锋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摘要:从区域和国际组织扩员经验和上合组织扩员自身面临的风险看,上合组织扩员后需要一个“磨合期”。这个“磨合期”主要有三大任务,即“巩固互信、完善制度机制、落实已签文件”,为推动成员国多边务实外交打好基础,助力本组织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和新机遇期。


  从区域和国际组织扩员经验和上合组织扩员自身面临的风险看,上合组织扩员后需要一个“磨合期”。这个“磨合期”主要有三大任务,即“巩固互信、完善制度机制、落实已签文件”,为推动成员国多边务实外交打好基础,助力本组织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和新机遇期。

  第一、巩固互信:坚持“上海精神”和落实睦邻友好条约。鉴于目前的实际情况,对新成员国履行本组织义务和落实睦邻友好条约进行必要的“补课”和指导。

  一是严格落实“上海精神”和本组织宪章,深化新老成员国之间团结互信,帮助新老成员国之间建立互利互信、平等协商的成员国关系。

  二是重点帮助解决新成员国之间,新老成员国之间的边境纠纷、矛盾等。“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首先强调互信是基础,互信是开启成员国边境安定的一把唯一的“钥匙”,边境军事互信是促进成员国睦邻友好的基础。上合组织就是从签署边界军事与互信“双协定”开始,从“上海五国”机制成功走出来的。在磨合期,新成员国应该认真“补课”,要像当年“上海五国”机制那样,从建立双边、多边边境军事互信开始,签署《边境军事互信协定》和《边境裁军协定》,落实成员国双边、多边互信,落实和执行“上海精神”和本组织关于扩员的一系列法律规定,切实落实上合组织成员国睦邻友好条约,才能正真达到扩员的目的,逐步构筑起睦邻、安邻、友邻的桥梁。开启中印、印巴等成员国之间的政治互信新征程。

  三是汲取东盟、欧盟扩员的一些教训,妥善处理新老成员国矛盾。东盟扩员时,在吸收越南加入东盟后,也曾经遇到类似的情景,之后,是东盟“集体行动逻辑”的约束力和“东盟意识”的凝聚力解决了越南引发的相关问题。

  第二、完善制度机制:分析本组织成立以来已签署的条约协议等落实不理想的原因,制定有效措施,持续抓落实。审视上合组织的自身发展情况。自查组织的制度制定与执行情况。一方面,上合组织在制度建设上,难免存在一些制度和机制缺失,需要进一步完善,如需制定成员国发生突发事件、矛盾纠纷等问题时如何通过本组织的多边机制有效解决,增强上合组织的行动能力建设。另一方面,随着扩员后成员国增加、议题增多等诸多方面变化,上合组织的现有制度规定需要做相应的调整。需要完善在扩员方面的相关制度规定,包括如何引导和约束新成员国履行本组织法律和有关条约等。

  一是属于上合组织制度不完善的要进行系统性、全局性、前瞻性分析,制定符合地区新形势、新环境和上合组织发展实际的相关制度,如2003年签署的《上合组织区域多边经贸合作纲要》为什么落实困难,如何制定区域合作新的制度性安排。如如何完善本组织吸收新成员国、观察员国及对话伙伴国制度规定等。

  二是属于制度执行层面问题的,要从本组织提高凝聚力的高度,加强对组织发展的人力资源、法律体系建设、各工作委员会和工作小组人员配备等方面工作的领导和推进改革,提高组织本身的执行效率。如建立和完善本组织“突发事件安全预防和处理机制”。防止上合组织内部执行能力下降、决策效率降低。

  第三、落实已签文件:落实条约协议等完善中长期发展战略。《上合组织至2025发展规划》是在2015年元首峰会期间批准的,是在2011年制定的《上合组织中长期发展规划》实施基础上制定的第二个十年发展战略。近五年是国际环境发生重大调整与转变的关键时期,特朗普当选,英国脱欧,乌克兰危机,俄罗斯遭遇欧美制裁,本组织实现首次扩员,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上合组织的外部和内部环境都发生了一系列深刻变化。因此,有必要在上合组织步入新阶段,完善和修改上合组织2025发展战略或思考新的未来10年规划。

  在此过程中,宜以地区和全球战略视角,审视和评价上合组织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平台作用,还要与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发展进入新阶段的新形势、新机遇、新挑战相结合,坚持上合组织的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坚持“上海精神、上合组织宪章与宗旨,在解决全球“治理赤字、发展赤字、和平赤字”,三类赤字方面,上合组织应该在本地区发挥建设性作用。

  (李进锋,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中国社会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文章摘自《上海合作组织黄皮书: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8)》P20~2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作者简介

  姓名:李进锋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职务:研究员 职称: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党委书记、副所长,中国社会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上一篇:“上海精神”引领构建上合命运共同体
下一篇: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合作成就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