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宋雄伟 > 正文

英国大选后国内政治走向

发布时间:2015/07/06作者:宋雄伟 来源:学习时报

摘要:卡梅伦在新的任期内将会秉承“大社会”的理念,进一步改革国家和社会的关系,给予地方和公众更多的自主权,改革和完善公共服务体系。


  2015年5月8日英国大选结果揭晓,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在总共650个议席中获得331个席位,超过议会多数,出乎意料地成为英国议会第一大党,赢得单独组阁权,这为推动保守党的政策理念的实施提供了强大的后盾。此次大选投票率达1997年以来历史新高,投票人数占全国人数的66.1%。2010年英国大选,英国出现“悬浮议会”局面,这也是英国政坛不太经常出现的现象。执政5年期间,因受自由民主党在内阁中的掣肘,英国传统意义上的“强势内阁”受到削弱。转眼5年已过,卡梅伦再度凭借在经济社会发展上所取得的成就和政治策略,且在工党和自由民主党两大党派颓势不减的帮助下,赢得了“绝对多数”的席位。这为推动保守党的政策理念的实施提供了强大的后盾。笔者认为,卡梅伦在新的任期内将会秉承“大社会”的理念,进一步改革国家和社会的关系,给予地方和公众更多的自主权,改革和完善公共服务体系。

  推行“大社会”理念

  2010年至今,卡梅伦一直坚持“大社会”的执政理念,强调社区和社会公众的自治力量,相信责任更多地应该在政府与社会间共同承担。2015年卡梅伦执政后将继续在“大社会”理念的指引下推动各项领域的改革。包括:给予社区更多的权力,让社区居民(公民)决定社区的居住环境;鼓励社区居民更多地参与到社区服务中来,包括鼓励社区居民的志愿者活动;鼓励社区慈善行为;从中央政府转移更多的权力到地方政府,包括给予地方政府更大的财政自由权;下放必要的职能使地方政府更加具有竞争力;支持合作性的慈善机构和社会型企业,让更多的慈善机构、第三方机构以及社会型企业积极参与到公共服务提供;公布政府信息,使公民有权力获取关于政府的相关信息;让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国家公民服务”培训,增强他们的服务能力,扩大视野和培育自信心。

  继续推动透明政府建设

  欧债危机的震动效应在英国还远没有结束,因此,卡梅伦上台后将继续加大力度推动政府节约、高效和透明建设,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政府赤字,缩减政府开支,建设节约政府。此外,还将通过政府电子化建设和信息公开等,建设高效、透明政府。新的任期,卡梅伦会马不停蹄继续推动这些改革进一步深化。在节约政府开支上,英国政府做出规划,预计将在2018年底每年减少100亿英镑开销,2020年底,每年减少约200亿英镑的开支。在建设高效政府上,卡梅伦将会进一步推动公务员制度的改革,使其更加适应时代的需要,着力重新规划公务员机构规模和形态,提升政策制定能力和政策执行能力,构建责任机制,全面提升公务员队伍的整体能力素质,打造高效、专业和归属感的队伍。在建设透明政府上,卡梅伦继续通过加强政府信息公开,特别政府经费开销的公开,来推动透明政府的建设。

  改革福利体系强化公共服务

  在福利体系建设上,卡梅伦提出构建一个“更加公正的福利体系”,创造一种既能激励人创业奋进,又能给无论来自哪个阶层的人以公平机会和起点的体制。英国政府通过税收的调整推动福利体系的变革。例如:进一步提高收入税的起征点,将标准定到年收入12500英镑以上,这项改革直接使3000万人受益,免于交税;提高高额税收的起征点,将原来的42358英镑提高至50000英镑,使80万人免于交最高额的税收(所得收入的40%)。同时,为鼓励家长就业,减轻家庭压力,英国政府将免费儿童看护时间延长至每周30小时,相当于每年为育有三四岁儿童家庭节约5000英镑支出。总之,在福利体系改革上,卡梅伦将逐步推动“减少依赖,鼓励工作”的政策,建设一个“积极性的福利体系”,让人们通过工作改善生活,也以此减少政府福利开支的巨大开销。

  另外,卡梅伦也将继续完善公共服务体系,在社会公众最关心的教育、医疗卫生、就业、社会保障和住房方面下足功夫,以此来保证民众对保守党的持续支持。总体来看,卡梅伦对于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设,仍然呈现出“公共服务选择多样化,因人、因地权力下放,供给多元化,机会均等化和构建回应性的责任机制”的特点。在教育领域,继续推行“学院式学校”和“自由学校”的改革方案,意在通过“家长、社区或者慈善机构”的参与,推动教育服务供给的多元化和社会化,将更多的管理权限交给家长委员会。在医疗卫生领域,继续加大投入保证医疗服务经费充足,预计到2020年要增加80亿英镑的总投入。在就业领域,进一步释放企业的活力,通过税收政策,减轻企业压力,并由政府支持为年轻人提供充足的就业实习机会。在社会保障领域,承诺让每一位退休者过上有尊严的老年生活。在住房领域,扩大“购房权”计划的适用范围,使130万廉租户有机会以折扣价购买现居房屋。

  向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放权

  2014年苏格兰公投后艰难地留在了英国版图内,但这并不意味着苏格兰独立问题的终结。相反,随着这次大选,苏格兰民族党几乎将工党势力完全逐出了苏格兰,更加巩固了其在苏格兰的绝对优势。苏格兰独立问题并未因公投结束而消失,反而通过此次选举而被进一步放大。要想将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的政治版图之内,卡梅伦的新政府将在未来面临艰难的政治博弈。笔者认为,卡梅伦政府为了维持苏格兰的暂时稳定,会按照苏格兰公投时的承诺进一步将权力下放给苏格兰,实际上几乎形成了英国特色的“联邦体制”。同样,受到苏格兰问题的影响,英国政府同样也将进一步将权力下放给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在威尔士议会的问题上,英国政府进一步将政治权力(威尔士议会的规模,名称,选举制度,选民年龄等问题)和经济权力下放给威尔士议会。在北爱尔兰问题上,英国政府将征收企业所得税的权力也进一步下放。 

上一篇:公共政策执行与整合式治理
下一篇:政府协商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重要方面